--

--

コメント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http://siuwing.blog57.fc2.com/tb.php/181-8f071864

12

11

コメント

[閃11] 風円風

Unforgettable


要想起一段被遺忘的回憶,或者需要一天、或者是一星期、又或者是一年。
那要忘記一則不堪回首的往事,又需多少時間呢。

-01-

也許是在霧氣氳氤的浴室裡待得太久,風丸覺得兩邊臉頰熱烘烘的,於是伸手把水龍頭關上,穿好短褲之後,順手把毛巾圍在頸間,推開淋浴間的門走了出去。
風丸坐在更衣室內的長椅上,拿著毛巾輕輕拭乾濕透的髮尾。
由於很少用力揉搓自己的頭髮,所以每次練習後往往得比別人花上好幾倍的時間來把頭髮弄乾。
環視已經空無一人的更衣室,風丸猜忖著自己到底洗了多久,其他隊友大概都急不及待趕到飯堂去了吧。

「似乎是來不及把頭髮吹乾再出去吃飯了…」

匆匆的套上上衣跟夾克站在鏡前,玻璃上的輪廓因為霧氣而變得模糊不清。撕開了薄霧的阻隔,風丸彷彿又看到了那個被執念束縛的自己。

逆風揚起的長髮、桀驁不馴的眼神,那個時候的風丸以為自己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。

力量。
強大的力量。
無堅不摧的力量。
帶領隊友導向勝利的力量。

說到底,那時風丸想要的只是變得更強而已。

足球跟田徑不一樣,那是風丸的經驗之談。

在田徑場上,一人便能劃破空氣,勾起疾風。
但只有單人匹馬的力量,是不足以在足球場上刮起風的。
傳球、射球、走動、不停的走動。
唯有這樣才能控制球場上的風向。

風丸想要跟円堂、還有隊員們一起成為那陣風,但身體卻沒辦法化為隨心所欲流動的大氣。
某個田徑部的後輩在觀賞過風丸在FF的賽事之後,得出了「想不到前輩也意外的好勝」這個評價。
風丸本人大概亦不會否認自己討厭輸。
但畢竟踢球不像賽跑,被超前並不是再發力追上去就好,一人的表現不佳往往會演變成扯其他人後腿的局面。想比起個人的失敗,風丸更無法忍受的,是成為隊伍的包袱。
所以當他在球場上感受不到半點風的時候,他想自己或者不行了。先不說作為後衛的本份,一個跑不動的球員根本無半點價值可言。

然後接下來的事情風丸並不是記得很清楚。
回想起來,自己那時的行為不過是幼稚的自我滿足?
因為不想面對自己軟弱的心,於是拼命想抓住什麼,想要說服其他人自己已經夠強了?
怎麼也好。打從萌生想要憑藉什麼來證明自己的想法的瞬間開始,便形同自己親手放棄了某些東西,某些自己一向珍視而不願放手的東西。

「愚蠢的東西…」看著鏡中的自己,風丸不自覺用力掐緊手中的髮帶。

已成過去的事,如今去判斷它的對錯也沒什麼意義,頂多是在價值觀上分為值得與不值得而已。
明明後衛本來已經是距離龍門最近的位置……為什麼自己卻主動離開了那個地方呢。
孩童失手把珍愛的玩具摔了個粉碎,看到滿地的塑膠碎片才懂得什麼是失去。
自己也差點將最重視的東西徹底摧毀。所以風丸總是害怕某天回頭,又看到自己身後拖著一個不詳的紫色影。

那種羞於提起的往事何以揮之不去?為了警醒自己不能重蹈覆轍?
還是說那個軟弱的我還殘存在內心一隅,一直伺機捲土重來?

不,他不會再出現了。

風丸用力搖搖頭。想要把胡思亂想嫁禍到室內太安靜之過。
髮尾的水珠不知不覺已經在夾克後背形成一大塊水漬。
拍打兩邊臉抖擻精神,外面突然傳來由遠到近的腳步聲。

「喂~風丸!你還沒好嗎!」円堂探頭問道,嘴角還沾了幾粒飯,大概是吃飯中途跑出來的樣子。
風丸有點驚訝的退後了好幾步,可以的話他不太想讓円堂看到自己披頭散髮的樣子。雖然他知道按円堂的個性,是不可能看到他現在的模樣而聯想到那個依石頭力量的自己,只是自己內心大概還有點抗拒。
「噯、風丸你還好吧?不舒服?」円堂作狀想要伸手摸對方的額頭,風丸馬上搖搖手表示沒事。
「你再不出來的話你的飯菜就要被壁山吃掉囉?」知道風丸並非身體抱恙,円堂馬上笑了開來。
「…喔、我頭髮還沒乾,馬上就過來了。」看著円堂怔愣了半晌才緩緩答道。
「那麼長的頭髮要乾透得花很長時間吧?」円堂似乎是真的為了風丸的飯菜在擔心。
(不過壁山食量再大,大概也沒膽打風丸的飯菜的主意)
「唔唔唔…」円堂把一只手抵在下巴,露出思考必殺技時常見的沉思表情。風丸看到飯粒從嘴角沾到他的食指上去,在想要不要告訴円堂的時候,對方卻忽然打斷,摘下頭上的頭巾伸到風丸面前。「把溼掉的頭髮束起來也不太好呢!總而言之,先用這個!」
「啊?」頭巾?怎麼完全跟不上円堂的思路。
「前髮溼溼的黏住很不舒服吧,先我的頭巾,頭髮待到吃完飯再吹吧!」胡亂把頭巾套在風丸的頭上之後笑了笑,一副『你覺得怎麼樣?』的臉。
「慢、慢著!円堂!這樣頭髮放下來的時候會外翹…、」想要把頭巾脫下來重新綁上去,不然之後的髮型絕對會被其他人恥笑的。
「快點啦~快點啦!」円堂開始在原地小跑步,一邊心急的催促著,蓄勢待發準備隨時跑步回飯堂去。
「我、我知道了!」風丸快速的勉強重新綁了一遍,還沒完成円堂便拉著他的右手跑出更衣室。
「再不快點飯菜就沒了!」円堂用全力在走廊上奔跑。
雖然很想告訴円堂比起飯菜沒了,飯菜被木暮偷加辣椒油的機會性還比較大,不過風丸沒有說穿,只是跟著円堂後面。
「最後衝刺!!」円堂邊大喊邊奮力跑著。
「好!」風丸也盡全力追趕。但不到幾秒便趕上了円堂,然後在拋離了對方十幾米距離的程況下率先衝進了飯堂。
果然,與其看著円堂跑在自己前面,守在他的前方風丸覺得還來的比較習慣。

「風丸~~~~你、你居然不等我!」円堂喘著氣在座位上坐了下來。
「風丸前輩為什麼會戴著隊長的頭巾呢?」壁山隔著円堂好奇地盯著風丸的新髮型。
「這個嘛…」咬著箸子,眼珠滑溜溜的向上轉了一圈,風丸思考著要不要把實情告訴學弟。旁邊的円堂還在抱怨風丸剛才把他拋離的太遠。
「不過風丸你真的跑的很快!很害喔!」明明在抱怨卻突然堆起笑容稱讚對方,殺了風丸一個措手不及。
「唔…、!」風丸猛地撇開臉。
「啊哩?風丸前輩怎麼了嗎?」壁山完全不懂看場合追問道。
「總之、快吃飯吧!」
戴上頭巾後沒了遮住半邊臉的劉海,風丸無法掩飾那突如其來的激動,只好別開臉希望其他人不要看到自己不好意思的表情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http://siuwing.blog57.fc2.com/tb.php/181-8f071864

プロフィール

Eiri

Author:Eiri
[喜好]
緑川光/杉田智和/斎賀みづき/
CARNELIAN/大暮維人/前田浩孝
GS/ネオロマンス/Rejet

応援中

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

TOKYOヤマノテBOYS

Vitamin X to Z

ワンドオブフォーチュン2 ~時空に沈む黙示録~

金色のコルダ3

Plurk

検索フォーム

カウンター

Designed by

Ad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